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 >

yesege

2020作者:admin

阶层固化其实并不恐怖恐怖的是阶层固化所产生的深深的无力感

壹转眼间,拍完yesege毕业照到现在已经五个月了,从上大学到现在实习工作,我离开我的家人,满打满算已经两年了

在广州这座城市,两年就这样过去了

前些日子,我回了一趟家,家离广州大概有四百多公里吧

返家的原因,是一位好友摆酒的邀请

曾经在一个公众号上看到过一句话:“我觉得拖着行李箱走在路上的那些人,无论男女老少都是有故事的人”,于我而言,其实哪有那么多故事,不过都是苟且而已

酒席上,遇到了一些我的高中校友和高中时期的玩伴,我和他们打招呼,有的已经不认得我,有的只是匆匆点头微笑,有的和我寒暄解决,不过都只是阿谀之语

我想和玩伴们聊聊天,只是没有话题,以前的熟悉渐渐成了今日的隔膜,看得出,他们已不愿和我太多交集,他们或认为我们之间,早已不是一个世界了

我打开通讯录,仔细看了每一个联系人的名字,回想我从前与他们的相处

我诧异地发现,通讯录里一千来人的电话,我只是每逢新年拨打过几次罢了

原来,我成了被遗忘的那个人,只有我一个,最终想再回到这座城市的束缚里

贰我的故事要从打小跟着父母去了北京之后说起,爸妈那时还是为了生活在奔波,住的是公司分配的房子,不大,我和二哥住一间,爸妈住一间

到暑假,大姐和三姐也会参与到这间小房子里,我和二哥睡上铺,姐姐们睡下铺

我最向往的是暑假,暑假,这30平的家里才会变得热闹起来

只是我向往的暑假,只有四十天不到

过了暑假,我又会回复独自等校车上学,在学校被欺负一天,接着自己回家的日常

作为一个性格孤僻的转学生,貌似我的待遇只能被欺负

为了避免欺负,我理所当然地走上了跟不良少年同流合污的道路,开始欺凌霸小,抽烟喝酒,甚至斗殴生事

可我害怕我的这些“朋友”,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,成了我擅长的专业技能

后来,爸妈就把我送到了东莞当地比较出名的一所学校

我转学那天,我害怕的那群朋友,都翘课来送我

有个叫吖豪的说:“以后我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

”我不懂,只是说了声不会的

转学的第一天,学校就要进行入学测验

测验不及格,将会退回学费

出乎我意外的是,我通过了

后来才知道,是我爸悄悄塞了五万块给校长,后来我也才明白,其实不是我那群所谓的酒肉朋友不聪明,而是他们没这个机会

我比他们多的,是一个可以为了改变自己孩子而可以拿钱去贿赂校长的父母

我这里度过了四年

然后,我回到了故乡的小县城读高中

接着,我平淡无奇地度过了三年的高中生涯,最后,到了广州上大学

叁我的大学是一所本科院校

大一刚开学那会,老师问我们,为什么想要报考这间学校,我的同学们有过半的回答都是“高考失手了,落榜才来的这所学校”,他们大多都是正取生,学费仅是我的四分之一,我的回答却是:“这学校是我爸帮我考的

”当我在讨论香港、澳门哪里买东西便宜,澳大利亚还是法国的机票贵的失手,他们却连国门都没出过

来到广州,他们的想法是一定要去一次广州塔最顶层——从上面俯瞰这个城市

毕业工作后才知道,北上广深不是你想改变就能改变的,你当了主管,很多富二代、官二代早就在北上广呆腻了,然后出国转战新加坡、伦敦、加拿大

你努力的目标,可能就是很多人的起点

但是,我并不是说这些富二代、官二代不好,我也不是富二代,只是小康

可是有的东西你就无法去解释,他们的生长环境、教学资源,能让他们身上的每一种特质都有舞台承载,从而熠熠发光,你要知道,智商、情商和勤奋,这东西是可以先天或者后天“遗传”的

他们的眼界、见地、能力,可能都是我们,穷其一生都无法企及的东西

接触他们,所以知道差距有多大

肆沙漠中沙粒无数,最幸运的沙子,也只是偶尔能够浮到表面上来,享受一次阳光、享受一次春武汉英国留学中介风而已,还有很粒沙子,可能一辈子没有见过任何阳光,一直埋没在下面

每个人都像沙漠里的一粒沙子,只是我比较幸运一点,多了一条棍子而已

很多东西,其实一早就想清楚了,如果你改变不了世界,那很简单,被世界改变就对了

阶层固化四个字已经让无数人落泪,只能嚼烂,然后咽进肚子里,不敢去面对,一旦面对了,看到明天初升起的太阳,可能不会微笑

这些,我相信不止我,还有万万千千个我

我的儿时玩伴,也不止他们,还有千千万万个他们

草根逆袭其实并不苦逼,苦逼的是看不到努力后的希望,失望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失望多了会变成绝望,阶层固化其实并不恐怖,恐怖的是阶层固化所产生的深深的无力感

(本文纯属编撰,如有雷同,实属巧合)yesege